2022年12月7日 上午7:09

瘦肉精已拉众多名将下马 两中国奥运冠军遭禁赛

在中国的肉制品市场上,经常会有不法商贩为了图一时利益,而往其中添加瘦肉精等添加剂甚至有害物质,为此被点名的厂家也是不在少数。尽管如此,要想根除这个毒瘤也并不容易。

虽然CBA各队对球员的饮食都有一定的规定,但是依然很难防止球员一时疏忽外出吃饭意外中招儿。阿巴斯就解释说是误食了不干净的肉所致,而山东队则很无奈,球队负责人表示:我们总不能让阿巴斯自己带着肉去吃饭吧?!其实,阿巴斯算是幸运的,中国篮协对他只是罚款了事,而在体坛,曾经有不少运动员因为瘦肉精受到严惩,有的甚至断送了运动生命。

瘦肉精能够促进蛋白质合成,增加肌肉质量,所以也被列为兴奋剂。在某些需要肌肉爆发力的重竞技项目上偷用情况比较严重,长期使用会对使用者的心肌和心脏产生有害影响。从2004年起,每年国际反兴奋剂组织查出的服用该禁药的数量基本维持在40-50例之间。图为2007年11月23日,一名研究人员在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测中心内工作。

由于世界反兴奋剂协会并不承认“误服”这个概念,所以很多运动员吃了亏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在阿巴斯之前,最近一位因瘦肉精被禁赛的是墨西哥拳王埃里克-莫拉莱斯,至于是不是误服至此也没有定论,反正当事人已经放弃了上诉。

时间倒退到2008年5月,北京奥运会前夕,当时如日中天的仰泳名将,被寄予夺牌厚望的欧阳鲲鹏被查出尿液中含有违禁成分盐酸克伦特罗(“瘦肉精”的其中一种),遭中国泳协终身禁赛。欧阳鲲鹏方面的解释是在休假回家期间与家人聚餐吃烧烤时摄入大量含瘦肉精肉类所致。图为欧阳鲲鹏遭禁赛后在江西省游泳队的泳池中训练。

欧阳鲲鹏遭到终身禁赛,但是哈迪仅被禁赛一年。2009年,哈迪复出,在美国游泳公开赛中以1分4秒45的成绩打破了女子100米蛙泳世界纪录。图为美国女子游泳名将哈迪。

1994年,罗马世锦赛,中国游泳队横空出世拿到16金,远超劲旅澳大利亚和美国。但在一个月后的广岛亚运会,中国队有7人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合成类固醇(包括4名在世锦赛上夺金的女选手)。最后中国队被剥夺12枚金牌,这些金牌全被计入日本队名下。欧美国家借此宣称“这是近代运动史上最大的药物丑闻”。98年帕斯世锦赛,原媛携带生长激素被当场查出,中国游泳在澳大利亚几乎颜面扫地。此后,中国游泳逐渐走入低谷,直到2004年,横空出世的罗雪娟才在事隔八年之后为中国游泳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金牌。图为一名中国游泳选手接受兴奋剂检测。

2001年九运会女子100米蛙泳决赛,罗雪娟刷新亚洲纪录夺冠,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她语惊四座:“泳池中的水不太干净,但我是干净地站起来的!我总有个疑问,为什么有那么多选手在全运会上表现如此出色。如果那些运动员真的有那么好的成绩,那他们为什么不去奥运会上出成绩呢,国家利益总是大于省的利益吧”。罗雪娟本人有个“泳池林妹妹”的外号,因她曾六次在泳池边晕厥,却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图为2003年7月26日,罗雪娟在美国世锦赛女子4X100米接力决赛中国队夺金后在泳池边晕厥。

几乎所有被检测出服用瘦肉精的运动员都会将原因归咎于”误服“,那么食用含有瘦肉精的肉制品到底会不会造成尿检阳性?中国最权威的反兴奋剂专家,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中心新闻发言人赵健的解答是:“肯定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不过,这也取决于污染程度和食用的量,一般性的污染、吃得也不算多的话,很难吃出阳性来!”而在体育圈内公认的规则则是,“误服”一般都是借口。一位教练说:“吃猪肉吃出阳性,不太可能,那剂量得多大啊?一个人吃肉,又能吃多少?而且职业运动员一般都比较注意。其实我都知道,有一些兴奋剂,国外在国内还有人做代理,在一栋大楼里租个小房子,做熟客!出事就推说误服、被陷害,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与这位教练的说法相呼应的是,“误服”从来不是国际反兴奋剂组织考虑的洗刷罪名的理由。图为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大门。

2011年双汇事件曝光后,游泳名将张琳发微博痛斥:“我想3·15就应该把那些投机倒把的商家们都揪出来!不管他们是什么大商家!他们对消费者不负责,那么就让他们的丑恶嘴脸全部被揭露下来!大家之前对瘦肉精不是很理解,那么现在大家就应该了解瘦肉精是什么了!对于运动员来说,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所以现在我们运动员都不能吃猪肉!”张琳特别强调,“瘦肉精”给运动员增添了很多困难。“很多的运动员都是被这个瘦肉精陷害的!我们现在都不确定到底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图为2009年7月29日,罗马世锦赛,张琳破世界纪录夺得男子800米自由泳金牌。

除了张琳,成名后一直在兴奋剂问题上遭到质疑的刘翔也站出来披露瘦肉精对运动员的危害。据刘翔父亲刘学根透露:刘翔在家几乎不吃猪肉,甚至在训练基地也不吃,瘦肉精是其中考虑问题之一。图为刘翔与父亲拍摄某品牌广告。

北京奥运会柔道冠军佟文在2010年世锦赛后被检测出服用瘦肉精而遭禁赛。佟文教练吴卫凤当时解释说:“她应该是无意中吃了含有大量瘦肉精的排骨才造成这样的后果。”2011年国际柔联宣布取消这一处罚,使佟文获得了参加伦敦奥运的机会。但“误食”并没有成为免责的理由。根据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定,国际柔联在佟文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开启B瓶尿样的做法违反了反兴奋剂程序,对这样的检测结果不予承认。可见,这个判决只是针对国际柔联“程序上的错误”,而不是针对佟文是否使用违禁药品而下结论。,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的条例中,从来没有“误服”的说法,一旦想通过“误服”来洗刷罪名,那就必须同时提供确凿的证据,否则根本不予采信。

前国羽女单名将周蜜移民香港后代表香港女队出战,年届31岁仍有世界排名第十三位的实力。但在2010年9月4日,世界羽联官网宣布周蜜因药检中查出含有瘦肉精成分而遭禁赛两年,周蜜的回应是在赛前服用感冒药所致。实际上,国际羽联由于多年在反兴奋剂问题上无所作为而饱受诟病。并且国际羽联与中国羽联近年来分歧渐多,作为前一线选手,脱离了大陆“羽翼”保护的周蜜是很容易被盯上的“软柿子”。周蜜是第一个查出的服用禁药的羽球选手世界羽联首席运营官托马斯·伦德点评说:“这是我们多年来裁定的第一个案例,对此世界羽联感到很幸运……”

2010年8月,德国乒乓球运动员奥恰洛夫因尿检被检出“瘦肉精”而遭遇禁赛。之后他把责任归结为在苏州参加中国公开赛时吃的肉不干净。德国乒协随后对他的头发进行检验没有发现违禁成分,因此认定奥恰洛夫不存在长期服药的可能性而取消了对他的处罚。而在2011年双汇事件曝光后,德国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已经向包括拜仁在内的有意向赴华的各支足球队发出警告,要求他们对中国当地食品保持谨慎的态度。

在自行车、游泳、田径等对身体素质要求高的重竞技领域,兴奋剂的滥用已经成为一大毒瘤。百年环法近年来饱受兴奋剂丑闻困扰,最轰动的当属2011年1月,三届环法冠军,西班牙名将康塔多被查出服用瘦肉精遭一年禁赛处罚并被剥夺2010年环法赛冠军头衔。康塔多申诉理由也是“食用了受污染的肉类”,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驳回了他的申诉。图为2010年9月30日,康塔多在尿检阳性后出席新闻发布会。

事实上,为了尽可能地避免因饮食而被瘦肉精所误伤,不吃猪肉,已经成为像张琳、刘翔这些顶级运动员的无奈选择。不仅如此,国家体育总局对各支国家队的食品安全问题也下达了特别规定,不少运动队在不准运动员外出就餐的基础上,加上一条:“不准吃猪肉”。一些队伍干脆将猪肉从食堂菜谱中抹去了。

在国内,不少地方体育局乃至国家体育局为了保证运动员的利益,只能自己去寻找健康的肉源,具体的方法包括了自己养猪、养鸡,断绝外人经手的环节。中国柔道队在吃了佟文这个亏后,就开始自己养些家畜,避免重蹈覆辙。

瘦肉精的检测在当今技术条件下已非难事,在兴奋剂品种中属于“低端产品”,因其太容易被检出,风险很大。但随着生物科技的飞速发展,新品种兴奋剂的诞生速度要远远快于检测手段的诞生。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数前车之鉴印证了在风险与利益的博弈中,人性的天平往往倾向于后者。图为2006年8月29日,在德国柏林一间实验室内查获的品种不同的合成类固醇药物,这些药物被销往包括泰国、波兰、俄罗斯在内的数个国家。

2007年10月,曾在悉尼奥运会上夺得三金两银的女飞人马里奥·琼斯在庭审中承认服用兴奋剂达七年之久,痛哭流涕并交出奖牌。2004年美国巴尔特实验室研制THG(当时最先进的类固醇类兴奋剂)的丑闻暴露,引发美国田径界地震,琼斯的丈夫和教练都落网,她也在随后的雅典奥运会中颗粒无收,三年后,在美司法机关的多次调查下琼斯终于站出来承认错误。目前,须在人体服用一段时间造成实质性影响后才会被定义为兴奋剂,因此一个刚刚服用了新型兴奋剂的人,是很难被查出来的。琼斯的100米金牌被追回后,按道理要顺延颁给银牌得主,但那位希腊运动员2004年居然制造假车祸来逃避兴奋剂检测,铜牌选手也有兴奋剂丑闻,颇有“蛇鼠一窝”的意味。图为北京798艺术区内,名为“百米女飞人的眼泪”的雕像,艺术家旨在揭露兴奋剂对体育的危害。

将瘦肉精引进到国内的浙大教授许梓荣2009年时向媒体解释:“那时国家正力倡培育瘦肉型猪,他和学生的研究吻合政策方向,“我们也不宜和政府唱反调。如果在论文中介绍了副作用,我们(的论文)也发不了。”双汇事件暴露了目前我国在动物饲养中滥用克伦特罗的现状,就算如专家所言“一顿烧烤的量不足以被检测出阳性,相信这是一定量的积累。”我们可以把那些落马的运动员解释为“职业素养低下,管不好自己的嘴。”但对于一个几乎每天都出现在民众餐桌上的食物,“非职业”的广大群众要如何避免不中招?在昨天三聚氰胺,今天瘦肉精,明天染色馒头的时代,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警钟长鸣……

瘦肉精是一类动物用药,有数种药物被称为瘦肉精,例如莱克多巴胺(Ractopamine)及克伦特罗(Clenbuterol)等。将瘦肉精添加于饲料中,可以增加动物的瘦肉量、减少饲料使用、使肉品提早上市、降低成本。但因为考虑对人体会产生副作用,各国开放使用的标准不一。

瘦肉精在上海曾经引发了几百人的中毒事件。而在台湾,曾因为从美国进口的生肉中检测出瘦肉精,几乎挑起一场政治争端。由于西方国家一般不消费动物内脏(内脏特别是肝脏则会残留瘦肉精),因而,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国,瘦肉精这类物质的使用是合法的。

在中国,通常所说的“瘦肉精”则是指克伦特罗。它曾经作为药物用于治疗支气管哮喘,后由于其副作用太大而遭禁用。由于使用瘦肉精能大大提高瘦肉率,所以很多商家和饲养户勾结,给牲畜喂食大量的瘦肉精,导致出现了畸形的健美猪。这些健美猪有的由于后腿太过粗大,以致于行动不便。

2011年上半年央视对瘦肉精大力曝光后,国家相关部委大力查处养殖户违法添加使用瘦肉精行为。但就是在这种严厉打击的态势下,山东利津县又被媒体曝出在肉羊养殖过程中添加“瘦肉精”的事件。

检测瘦肉精不是一件难事,最简单的就是瘦肉精检测卡,一件单价也就是在十几块钱。但是,至今市场中依然有超出标准的不合格产品,是什么让瘦肉精不绝于世,又是什么让不合格产品进入百姓餐桌,最有力的解释就是“利益”二字。

金敬道赛前药检呈阳性被抽查出瘦肉精,暂时被禁赛60天。实际上,这不是体育界第一次出现瘦肉精问题,中国体坛名将欧阳鲲鹏、佟文以及廖辉等人,都曾因瘦肉精问题被禁赛。

谁是中国运动员的“天敌”?不是人,是猪,国内市场上的猪肉。佟文、廖辉、欧阳鲲鹏等知名运动员,都曾栽在了“瘦肉精”上。奥运会冠军刘翔,就曾因考虑到瘦肉精等问题,多年不吃猪肉。值得注意的是,国家体育总局早在伦敦奥运会前就下令,各支队伍均要明确纪律,严禁运动员在外吃猪肉。“最好不要在外吃饭,即使吃饭也不能点猪肉,外出要报告行踪作备案。”这成了每一名运动员需要严格遵守的规定。

但运动员在外面,有时候很难挡住美食的诱惑。2010年,环法三冠王康塔德的一次药检结果呈阳性,而被查出的违禁成分是有着“瘦肉精”之称的克伦特罗。同样是在2010年,国际柔道联合会宣布对北京奥运会柔道女子78公斤以上级冠军佟文处于2年禁赛的处罚,理由是佟文在2009年8月份的荷兰世锦赛上药检结果呈阳性,违禁成分为克伦特罗。佟文也成为中国首位服用兴奋剂被禁赛的奥运冠军。事后,佟文和教练同样否认主动服用过违禁药物,之所以被查出服用俗称“瘦肉精”的克伦特罗可能是因为佟文在集训期间食用了教练从市场上买的排骨而导致误服。

2008年6月份,中国男子游泳运动员欧阳鲲鹏因药检呈阳性而被终身禁赛。事后,欧阳鲲鹏本人怀疑可能自己是因为吃了路边摊的烧烤而导致涉入“瘦肉精”,虽然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判其两年禁赛,但他还是被中国泳协施以终身禁赛的处罚。2010年9月份,世界羽联对外宣布,中国香港羽毛球名将周蜜因为药检呈阳性被禁赛两年,周蜜是在6月份的一次飞行药检中结果呈阳性的,违禁成分同样为克伦特罗。

2011年,北京奥运会举重男子69公斤级冠军廖辉因兴奋剂问题被国际举联禁赛无缘伦敦奥运会。据内部人士透露,廖辉是在去年世锦赛期间被查出药检呈阳性的,此事也是和瘦肉精有关,最终他被禁赛2年,无缘参加伦敦奥运会。

2014年仁川亚运会,中国女子链球选手张文秀成功夺得冠军,但是在夺冠后的检查中,误服“瘦肉精”的张文秀被查出尿检呈阳性,成绩被剥夺还被国际田联禁赛。好在,张文秀接下来上诉成功,她认为自己没有陷入兴奋剂丑闻,摄入瘦肉精只是误服,最终亚奥理事会去年宣布推翻对张文秀仁川亚运会兴奋剂阳性的处罚。她最终也在今年的里约奥运会上获得链球亚军。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