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4日 下午4:23

力拔千钧的陈艳青:两届奥运会冠军嫁大21岁教练如今是副局长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中国女举拿下四枚沉甸甸的金牌,分别是女子75公斤级的曹磊,69公斤级的刘春红、48公斤级的陈燮霞以及58公斤级的陈艳青, 然而多年后这些金牌有三枚都被取消,当时她们都在马文辉手下训练,唯一没有被取消的是陈艳青的那块。

2008年她作为卫冕冠军最终毫无悬念地夺冠,她靠的是绝对实力,她是中国举重的大满贯选手,然而自己的职业生涯却经历了三度退役三度复出,甚至在自己20岁的时候差点就告别赛场,她是中国举重的传奇,然而她的传奇之路可能比她举起的重量还要沉重。

1979年5月陈艳青出生于苏州太湖边上西山岛一个叫陈巷的村子,如今这里是风景秀丽的旅游区,然而40年前西山只有眼前的太湖,背后农田,陈艳青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最艰难的是家里三年没吃过西瓜,他们培养出陈艳青这个奥运冠军也几乎是举全家之力。

小时候的陈艳青特别调皮,经常和村里的小伙伴摸鱼捉虾,爬树上房,但干起活来也不含糊,10来岁的时候就和大人一样下地做农活,她的父亲陈祖富农忙在家干活,农闲就去城里打工勉强维持生计。

小学的时候陈艳青代表学校去县里参加田径运动会,结果被体校教练曹新明看中了,曹教练给陈祖富夫妻讲什么是举重,两人却糊里糊涂,最后教练说,让她练习举重将来可以有城镇户口,到县里的小学当个体育老师也不错,这句话陈祖富懂了。

队里的训练很辛苦,10来岁的小孩子由于长时间的抓握杠铃和使用拉带,她的手掌和腕关节都磨出了厚厚老茧,而西山到苏州当时还没有太湖大桥,来回要8个小时,她妈妈每次去见她都要哭上一次。

在1995年的世青赛上年轻的陈艳青“一举惊人”拿下两枚金牌,一枚银牌,短短几年她就在6囊括世锦赛冠军、全运会冠军、大运会冠军、亚运会冠军,一个个记录被她改写,一个个冠军被她收入囊中。

彼时的西山老家,陈祖富一家还是在种地,一次女儿从国外打电话过来,他听后立即叫女儿挂掉“你打这一个电话,抵我一年卖橘子的钱了。”

夫妻二人知道女儿举重的苦,每次她把奖金寄回家,他们都会把多数钱存起来,“女儿的钱是用汗水换来的钱,一年流下的汗水,可能要用车厢来装。我们做父母的,不能花她用汗水换来的钱。”

转眼逼近悉尼奥运会,陈艳青差一枚奥运会金牌就能实现大满贯,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女子举重首次被列入奥运会项目,选拔赛上她轻松拿下第一名。此时谁能阻挡她夺冠呢?但一条消息却让她10年的努力顷刻间化为乌有。

传闻在朝鲜一名选手没参加过什么国际大赛,一直暗中训练总成绩达到242公斤,和陈艳青不相上下。当年的举重队是“稳字当头”,每个代表团只能选择参加其中的4项。对于女举“梦之队”的中国队而言,参加奥运会就意味着要去拿金牌。

尽管这条小道消息真实性无从知晓,但那年的奥运会参赛名单里没有陈艳青的名字,后来的女子58公斤级决赛里,墨西哥选手索拉娅·希梅内斯以222.5公斤的总成绩夺冠,距离陈艳青的水平差了10公斤,也没有什么神秘的朝鲜选手。

陈艳青在电视机前眼睁睁地看着杨霞、陈晓敏、丁美媛等队友还有希梅内斯夺冠,心里有些酸楚,她一身本领却没有舞台。

她回到西山老家,但此时的冠军家庭却显得有些微妙,大家都不敢提奥运会,甚至不提举重,陈艳青失去了对举重的激情,曹新明不断开导她,让她至少再坚持四年,“你那么有实力,你甘心吗?四年之后的雅典你才多大,谁说你没机会了?”

然而九运会上作为江苏夺金的重点项目陈艳青仅仅获得铜牌,她退出省队进入苏州大学读书,她并不确定自己的坚持有没有意义,她轻描淡写地说:“终于可以和举重说再见了。”

江苏全运会的举重项目会放在苏州大学的体育馆进行,兜兜转转举重又回来了,时任江苏省体育局原副局长冯洪宝在苏州检查工作,特别接见了陈艳青。冯洪宝鼓励她复出:“你的条件那么好,又没有什么伤病,年纪也不大,才23岁,为何不再拼一拼呢?”

当时她还在省队兼职做曹新明的副手,她始终在想自己要不要复出,有天她帮小队员训练,结果摸着杠铃,不自觉地哭了,她找到曹新明说:“教练,我跟你练!”,曹新明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那还不赶快换上举重服,现在就去。”

2003年11月陈艳青重新回到了举重台,她有两三年没有系统训练,但她的奥运会之梦被重新点燃,那段恢复期训练异常残酷,“当时的身体反应非常强烈,特别是全身肌肉酸痛,两条腿抬不起,连走路都很困难。”

半年后她重返国家队在奥运会选拔赛中,经过奋力拼搏,陈艳青的成绩始终名列前茅,然后雅典奥运会的举重名单里陈艳青的名字赫然在列,她终于有机会去拿回那枚四年前就该拿下的金牌。

2004年8月16日雅典的举重馆里,她的对手从始至终只有自己,她的这枚金牌是中国举重在雅典的第一金,也是江苏女举的第一金,全运会上在苏州大学的体育馆,在全场观众的加油声中她登上最高领奖台,在2006年的多哈她以打破世界纪录的成绩拿下金牌。

放下杠铃,她报复性地吃东西,“什么长胖吃什么,炸鸡呀披萨呀还有果汁,拼命吃冷饮”就这么放纵了2个月,她长到了65公斤,但北京奥运会也近在眼前,她要去吗?

百年难遇的家门口的运动会她不想错过,于是她第三次复出,如果第一次复出是工作任务,第二次是心有不甘,那么第三次复出她是真的想挑战自己。

她和曹新明精心制定训练计划,严格制定作息时间,尽管已经29岁,这么多年的举重生涯身体的伤病不断,但陈艳青还是来了,在赛场上,陈艳青击败了实力强横的年轻选手获得了北京奥运会的资格。

2008年8月11日,江苏,苏州,西山陈巷村,陈祖富新买了个大彩电,屋里坐满了人,陈艳青的母亲陆榴云在直播的时候一直不肯坐到前排看,直到听见屋里的人开始欢呼才坐到前面和大家一起欢庆胜利。

他们已经半年没见过陈艳青,而谈及女儿回家她最想做的事,陆榴云说:“给女儿准备她最爱吃的红烧肉。”

而教练曹新明透露了一组数据,19年来陈艳青一共举起了将近21万吨的杠铃重量,等于1155架波音747飞机的总和。

顶着两届奥运冠军的光环,陈艳青在家乡成了名人,但母亲最大的心愿是她有个好归宿,“妹妹快三十岁了,该有个家了,她姐姐像她这么大时孩子都有了。”

曾经有位美国商人在看比赛时迷上了陈艳青,只要她有国际比赛,这个叫安德鲁的老美几乎每场必到,2004年他追到了雅典,在那里陈艳青只和他匆匆见了5分钟,2005年他甚至追到了江苏举重队,表示愿以别墅相赠作为定情信物,结果陈艳青拒绝了。

“女孩子一定不能够随便选择的,对于他我真的是没有感觉,我只拿他做普通朋友,所以很少在媒体面前回应这件事,主要也是怕一些不负责任的说法伤害他。”她说,她更相信缘分。

对于爱情,陈艳青的唯一要求就是要有感觉,她的感觉叫曹新明,就是前文一直出现的那个曹新明。

作为运动员她的能接触到的人有限,曹新明这么多年在陈艳青身边像人生导师一样,这么多年带着她训练比赛,尽管曹新明比她大21岁,但爱就是爱,什么师徒关系、世俗偏见都不重要。

雅典和北京奥运会期间曹新明都没有成为国家举重队的教练员,2004年他自费去雅典但因为行程耽搁没亲眼看见她夺冠,2008年她每天都要和陈艳青通话,“像陈艳青这样的天才运动员,作为教练一辈子遇到一个已经很幸运了。”曹新明曾说。

可能在陈艳青心中早就把曹新明当家人,2010年陈艳青决定与曹新明结婚,此时的陈艳青31岁,曹新明53岁。陈艳青表示,感情是实实在在的,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

也在这一年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中心向江苏举重队开出罚单,全运会冠军管新蕾在等3名队员禁赛2年,主管教练曹新明被终身取消教练员资格,江苏举重队停赛一年。

曹新明被禁赛了,在陪着陈艳青走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后,他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低谷,而陈艳青不离不弃,默默陪着她,如今两人生活幸福育有两个孩子,其中大女儿取名陈果,跟着陈艳青姓。

2022年他们结婚已经过去了12年,他们依然甜蜜,老曹已经到了退休年纪在家照顾孩子,当起了家庭煮夫,而陈艳青如今是苏州市体育局副局长,但依然关注着中国的举重事业。

三次退役,三次复出,陈艳青有自己的恪守与坚毅,多次打破世界纪录,在困境里寻求突破口,如果没有这份执着,或许她的举重故事在21岁落选奥运名单就已经结束了,马文辉三名弟子金牌被取消只有她清者自清,在困难、流言、质疑中她活出了自己的风采,她去读书一路读到了心理学硕士,练举重成了两届奥运冠军,走仕途成了副局长,对于陈艳青而言或许没有困难事,但要成就这样一个陈艳青,她背后的努力肯定不会少,在此之前还有血染杠铃、深夜死磕的时候,面对这一切,陈艳青说:“一旦下定决心就不后悔。”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