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4日 下午4:26

美媒:女运动员站弹力长裤还是比基尼 奥运会运动员做法五花八门

中国小康网8月2日讯 老马 最终,这款中袖长裤紧身衣还是未能出现在奥运会体操团体决赛中。穿着它来对抗体操运动“性化”的德国女将们在资格赛里就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获得奖牌的队伍所穿的常见的露及大腿、镶满水钻的比赛服。

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此前,挪威女子沙滩手球队因为大胆宣称穿弹力短裤比穿更短的比基尼泳裤更舒适(以及未守规矩)而遭到罚款,此事引发的震惊并没有得到重视,因为手球只是青奥会项目,而沙滩排球选手并没有人提出类似的抗议。

然而,在许多方面,这些奥运赛事的形式既受到现有因素的影响,也受到尚不存在的因素影响。

短跑运动员沙卡里·理查森(Sha Carri Richardson)的缺席引发了关于禁令(在美国许多州如今都是合法)的质疑;中长跑冠军获得者卡斯特尔·塞曼亚(Caster Semenya)不愿被迫降低她的自然睾酮水平,决定不参加比赛所引发的对女性特质的疑问;与此类似,关于比赛着装的争议引发了人们对现状的重新审视。

性别歧视、女性身体物化,以及谁有权决定在体育比赛中穿什么服装“合适”等问题成为了关注焦点。

这是一场辩论的最新版本,这场辩论已经在办公室、大学和高中;在国会大厅;在飞机上和电视台展开,人们作为个体越来越反对强加于他们的传统的、高度性别化的着装规范——无论是西装领带的需求,还是紧身裤的禁令,或是穿高跟鞋的要求。

体育或许是这场斗争的终极前线,部分原因是体育本就建立在性别差异的基础之上,这种差异包括它如何通过着装体现出来,还有根深蒂固的等级和经济利益差别。

“我也是”(#MeToo)和社会公正运动让公平和包容成为当下的号角,这也延伸到了我们用来表达自己的穿着和对一致性的理解——与其说它是一个相关概念,不如说是对社会契约的一种过时解释,而在定义这种契约的历史权力结构里,几乎总是男性,几乎总是白人。

尽管这种紧张关系在奥运会上最为明显,但它存在于体育的各个层面,从少年棒球联盟(Little League)到各种世界锦标赛。虽然围绕着装和运动的问题偶尔会影响男性(水上运动,尤其是游泳、水球和跳水,是少数几个展示男性身体,同时男性身体物化程度甚于女性的运动),但女性承受的负担更重。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