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4日 下午10:58

希腊举重运动员因穷退役运动员的待遇真的不好?

希腊举重运动员西奥多罗斯·亚科维迪斯(Thodoris Iakovidis)7月31日在东京奥运会赛后宣布,由于经济困难,已经无法继续维持运动生涯。他透露自己在运动生涯中几乎没有收入,每个月仅从体操联合会领取200欧。他还透露,希腊众多运动员面临贫困,仅少数顶级运动员拥有国家资源。此事立马在希腊国内产生极大的轰动,希腊网友纷纷为他留言送祝福,希望他能够坚持下去。

1932年,刘长春去洛杉矶参加比赛。他在海上度过了三周。比赛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受到了影响。他参加的100米和200米都没有取得好成绩,400米也因为体力不支放弃了比赛。

比赛结束后,他不得不担心回家的路费。最后,经过侨胞的东拼西凑,才得以凑够了回家路费。

另外,像新生代的年轻运动员,多等一年应该不会导致衰老什么的。这个道理在中国的举国体制下是对的。反正延期一年,也只会多训练一年,可能对接近退役的老运动员有影响,但对年轻运动员来说是一个增强实力的机会。

但事实上,延长一年对很多外国运动员影响很大,首先是他们的赞助合同方面。与民营企业签订的很多赞助合同都是按照奥运周期签订的,所以奥运会延期一年,就意味着一年的窗口期会损失很大一部分收入。部分运动员可能会得到企业的理解续约,而很多运动员却无法续约,从而在今年陷入不可持续的困境。

其次,许多外国运动员从他们的国家获得配额工资,无论是当地的奥林匹克委员会还是体育联盟,这也是基于四年的奥林匹克周期。

考虑到举重不是一项关注度很高的运动,希腊是一个政府破产的国家,恐怕他的国家很难提供更多的帮助。

还有一些是员,原本计划在2020年之前享受员的待遇。他们可以通过奖学金和大学系统来减少教练、训练场地和生活费用。当他们毕业并在奥运会后结束体育生涯时,他们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除了一些学校会延长学生的学历,有些人选择再熬一年,有些人选择直接退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希腊举重因贫困而退役,只能说明顶级赛事运动员的成本越来越高。顶级赛事越来越不是普通人的游戏。

一方面,它解释了希腊的经济衰退和政府基本救济系统的缺乏。政府没有精力去照顾一个在自己国家不受欢迎的运动员,这恰恰说明了政府的能力不足。

1.现代竞技体育本身就是在选拔和培养人才。人才需要钱。为了提高一点成绩,从训练场所的选择到运动器材的选择,最适合的训练场所和运动器材背后都是金钱的力量。

2.美国不以商业化经营体育。尤其是像奥运会这样高度政治化的体育赛事。美国依靠引进优秀运动员和当地政客,要求当地企业赞助运动员,维持他们的全日制训练。

职业运动员或希望在顶级比赛中取得成绩的运动员基本都是全职运动员。这是由第一点决定的。

3.举国体制不可轻易动,本来就是西方否定我们运动员成绩,输不起的表现。结果经常被我们自己人用来反省自己,很莫名其妙。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不追求金牌,那么追求什么呢?

事实上,获得金牌是商业化最有效的方式,也是带动民间资本投资某项运动的有效方式。

没有国家兜那个底,没有国家力量介入,长期培育某项运动赛事,就没有今天中国这么多这么均匀的金牌数,也没有很多本来在中国没有受众的运动可以在中国得到推广。

巩立姣夺金后谈退役:「感谢祖国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只要祖国需要我,我就一直练,练到练不动为止」,乍一听是某种空话,但实际上是真的,如果不是中国的强大财力与国力的支持下,今天的所有运动员中又怎么会诞生37岁的奥运冠军呢?

然而,这仍然不够。与游泳、羽毛球、乒乓球等热门运动的冠军相比,举重冠军在市场上的商业价值可能更低,可能仍然被忽视,但足够温饱。

奥运会纯粹而复杂。没有强大的国力和日益富裕的国民的支持,就没有愿意参与体育运动的群众基础,就没有庞大繁荣的体育市场,就没有对运动员的科学训练和充足的经济支持。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