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7日 下午11:45

奥运会身价百万的赛马只因马腿受伤就被安乐死真是人道主义?

有人说,奔跑是马儿的天性,如果不能奔跑,死亡是它的唯一选择。一般情况下,如果兽医遇到骨折的马匹,也会建议马主,为它执行安乐死。

三条腿的小猫经常看到,甚至还有误踩地雷炸了一条腿的大象,怎么到马这里,断了腿就只有死路一条呢?

2021年8月1日,一匹曾经参加过东京奥运会马术比赛的赛马“喷气机”,被执行了安乐死。原因是,其在前不久参加海之森赛马比赛时,不慎受伤,造成了“无法修复的韧带断裂”。

据悉“喷气机”当时14岁,按照赛马6~14岁的普遍参赛年龄来看,它虽然不再年轻,但依然是“志在千里”的年纪。但是在受伤之后,经过医生的会诊和马主人的同意,决定现场执行安乐死。

为什么仅仅是因为韧带断裂,“身价百万”的赛马,就难逃被“人道”的结局呢?这样的做法真的“人道”吗?

有人认为,对于“喷气机”,人类兽医“并没有全力以赴地拯救,只是怕麻烦。”在这里,我们不必讨论赛马比赛本身是否人道,首先要明白对马匹来讲,断腿为什么是致命的?

其实,与喷气机情况相似的还有一匹名为“Ten Point”(十点)的日本赛马,它是上个世纪马术届当之无愧的“贵公子”,曾以全票之姿成为当年的“年度代表马”。在一次比赛中,因“超负重”导致左后腿严重骨折,当时兽医的建议也是“安乐死”。

但无论是马主还是十点的粉丝,都无法接受这个方案,兽医不得不顺应舆论勉力治疗。经过多次手术,它的状况依然不可逆地继续恶化。术后第三个礼拜,伤口严重腐烂,并且患上了蹄叶炎。

原本有500公斤重的十点,在接受治疗的区区3个月内,骤降至300公斤,在1978年3月5日这天,十点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挽救十点的经历,为后来的马匹治疗积累了经验,也证明了断腿对马匹的致命影响。

马这种动物,通过长时间的演变与进化,形成了一套名为“stay apparatus”(站定装置)的结构。这使得马儿即使在站立的情况下,也能保持肌肉的放松和休息。所以它们大部分时间都是站着睡觉的,长期躺在地上睡觉反而会危害它们的身体健康。

另外,马的骨骼很轻,腿部细长,但是全身的重量却不轻,一般在200公斤到1800公斤这个范围。一般的成年种马体重大概在半吨上下。但是,起支撑作用的四肢,大概只能占到总重量的四分之一,所以马腿承受的压力非常大。

此外,根据兽类行走过程中,着地方式不同,我们一般分为跖行动物、趾行动物、蹄行动物。它们在行走时,分别是全足着地、前半足着地和指尖着地。马匹就是通过指尖行走奔跑的,类似于每时每刻都维持着人类的“一指禅”。

马蹄中的蹄骨像一块削尖的矛头,正常情况下,它被包裹于皮肤中,并且由蹄叶做支撑。一旦中心发生偏移,蹄骨也会出现位移。因此,在马匹失去一条腿时,不仅意味着其它三条腿需要分担体重,长时间超负荷的负重,也会导致其他马腿出现蹄叶炎。

想要治愈一匹骨折的马,无异于一场豪赌。首先在治疗过程中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光是手术、麻醉剂、吊马兜的费用都足以让许多普通人望而却步。当然,所资甚巨固然是断腿马难以治疗的原因之一。

但是,对于动辄千万购入纯种马的赛马商而言,治疗本身的难度大,才是许多赛马安乐死的真正原因。人们常说“伤筋动骨100天”,但是赛马的性情一般都是非常活跃的,基因中对跑步的向往,很难让它们“静养”。

马儿是敏感而向往自由的生灵,受伤的马匹一旦感受到“不对劲”,反而会更加剧烈地挣扎,对治疗效果起反作用。光是用三条腿代偿的重量,就够马儿喝一壶了,更不要说,用吊索去分担它们的体重,给马匹带来的绞痛和褥疮了。

有人说,为什么不能让马儿躺着养伤呢?小马驹可以躺着,但成年马长时间卧倒是所有马兽医都不想看到的事。首先是侧躺对下方肌肉的压迫,导致没有肌肉、毛发覆盖的一侧长出褥疮,被压迫的一侧眼睛也容易发生角膜溃疡。

更严重的是,长期躺卧会导致肺部血液循环障碍,胸廓难以像站立时那样正常舒张,导致坠积性肺炎,再加上蹄叶炎,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能正常运作,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引发全身溃烂和发炎。

又有人说,“还可以给马做一个假肢啊!也不必安乐死。假肢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方案,但上假肢并不适用于所有马匹的腿伤,一般截肢手术恢复周期长达”个月,要如何使一匹性格暴烈的马儿安静养伤就是一个大难题。

谁也受不了连续注射几个月安定。当然,也有幸运的腿伤马儿能够被治愈,但是它们的腿伤多数发生于后肢,因为马匹的后腿,相较于前腿承担的重量更轻。

2018年10月24日,每日邮报报道了一则新闻——残疾的马莱利,因成功接上假肢而获救。莱利接受的手术,无疑是开创性的,术后的莱利和它的新腿在美国怀俄明州好朋友动物庇护所生活。它每天的生活,就是在草坪上小跑、吃草、和别的小马玩耍,跟正常的马并没有什么区别。

庇护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四年前,莱利被送来的时候,在所有动物中,它的伤势是最严重的。”当时,莱利的左后腿被严重割伤,在愈合的过程中,大腿至脚踝的肌腱被形成的疤痕挤压。

最初,负责莱利的兽医,在它受伤的部位打入了一块钢板连接,但是肌腱和疤痕的“角逐”,让原来的钢板被挤压发生位移,并裸露出了一部分接触到了空气,导致了感染,甚至影响到了左后腿骨骼。

由于身体情况严重恶化,无法再次为莱利植入钢板,庇护所的兽医们,经过长时间讨论,决定给莱利安装一条假肢。为了更换手术后,莱利能够过上和其它小马一样的生活,主治医生泰拉·提普森选择了钛合金假体。

实施手术的价格不菲,在评估过莱利的身体状况后,庇护所为它争取到了最优惠的手术价格,并由一位慷慨的捐助者负担了全部费用。幸运的是,莱利是一匹相对温和文静的小马。

除了腿伤之外,莱利拥有健康的身体,它的右后腿也十分健壮,这意味着在手术后的恢复阶段,右后腿能够很好地分担暂时失去左后腿的压力。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但是伤口的恢复需要长达数月的时间。

好在,莱利温顺的性格帮了大忙,因为在复健期间用到吊索分担身体重量时,长时间来自吊索的压力,会使马匹疼痛,导致烦躁和挣扎,但莱利总是静静地配合医生们为它安排的一切。

现在的莱利,早已作为一匹健康的小马,交到了许多新的朋友。可是,来自庇护所的发言人,芭芭拉·威廉姆森说,“这项手术并不适用于,所有因为骨折或感染,出现腿部问题的马匹。”

手术的前提是,马匹身体状况必须健康,手术的首选对象是赛马。另外,这项手术对“病人”的性格有所要求,如果脾气太暴躁,或许并不适合这样的治疗方式。还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这项手术花费可不小。

当然,无论如何,兽医们对莱利的救赎,尽管充满了艰难险阻、印证了马匹“断腿”存活的难度,但是,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受伤的马儿并不是只能无力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对于那些不幸的马儿,马主首先会配合兽医,积极进行治疗。如果治疗反而适得其反,也会为了减少马匹的痛苦,最终选择安乐死。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