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7日 下午11:27

河南赛艇30多人四年心血白费 网友:抓出责任人

昨天上午10点,当记者赶到河南赛艇队驻地时,位于日照市北郊的东辰佳缘大酒店已“人去楼空”。吧台服务员告诉记者,河南运动员从早晨5时许就陆续退房了,到8时许大部分房间已办理完退房手续。

迎着昨天初升的太阳,河南赛艇队30多名教练员和运动员早早离开了驻地,登上返回河南水上运动训练基地的大巴。赛艇队退赛后,河南代表团皮划艇队激流皮划和静水皮划还有三个大项目要继续参加。

记者走在河南队所住宾馆的楼道中,所有的房间门均开着,室内有些狼藉。河南赛艇队领队韩伟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默默地盯着赛艇比赛电视直播,两个行李包堆在身旁。“我们是18日晚饭后接到通知的。通知是以河南代表团的名义下达的,大致意思是,经代表团与日照赛艇竞赛委员会沟通,河南赛艇队决定19日退出比赛。河南赛艇队宁可不要成绩,也要坚决反对兴奋剂。”韩伟表示,退赛不是外界所说的与组委会叫板。

面对记者,韩伟双眼通红,看得出一夜都没怎么睡,他低沉着声音告诉记者:“我心里很难过”。神情凝重的韩伟告诉记者,河南赛艇队原本后边还有轻量级双人、四单及重量级双单等7个项目要参加。“放弃后期的比赛项目是一种遗憾,我们为此在河南省水上运动训练基地准备了4年,多数日子都不是在家里。”说这句话时,韩伟起身到门口站了一会儿,眼睛有些湿润。回来后,他掏出一包烟,然后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退赛的事都跟运动员讲了,大家感到很惋惜。我想,代表团作出这个决定,主要是为了不影响竞赛的公平公正,我们要执行。”

对于河南赛艇队因为郭林娜“东窗事发”而整体退赛,有网友认为不大妥当,“就事论事,一个运动员犯错,处理整个团队,这样的‘保甲制’处理简单化,有无能的嫌疑。”

有网友提出一连串“问号”:“全运会大幕刚拉开就有兴奋剂丑闻传出,这只是简单的‘违背竞技体育公平竞赛原则’么?难道运动员自己不知道服用兴奋剂被查出来的后果?要是背后没人的话,作为曾夺得世界杯分站赛冠军的郭林娜怎会出此下策?”

随后跟帖的网友也作了一番“分析”:“运动员不过是一群涉世未深的孩子,他们有几个敢自作主张吃兴奋剂?大家更应该看看他们身后的那些人。原因无外乎几点:一是运动队的确做了违背规则的事情;二是某名运动员威胁其他省份的成绩;三是所在省份的运动队没有搞好关系。”

不过,与兴奋剂作斗争的正义事件总是会受到大家的赞赏。“查得好!只有在国内做到公平竞争,到了国际上才有竞争力。”“体育首先要讲究公平公正,不弄虚作假,查兴奋剂本来就是应该的。搞个全动会还不认真,那干什么认真?”

河南赛艇队已经不是第一次掉进“尿罐子”了。早在2001年九运会期间,河南赛艇运动员周辛荣就因兴奋剂检查结果呈阳性被取消参赛资格。当时周辛荣已获得的女子四人双桨第一名和女子双人双桨第三名也被取消,奖牌被收回,由其下一个名次依次递补。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